讲诉鸡公山草药王的一生

时间:2017年03月28日 阅读:102 次

傅诒谋,1916年4月24日出生在湖北大悟城关,2009年11月病逝武汉,享年94岁。幼年随父在故里和鸡公山读私塾,在宜昌念高中,1939—1943入读东北大学文学院(抗战期间,东大从沈阳迁往四川三台)。历任初、高中教员、教务主任、训育主任、总务主任、校长等职。原授语文课,1950—1962改教生物课,1977年10月,因心脏病退休。 傅老师对生物情有独钟,幼年入住鸡公山就读,鸡公山的风光、人文、植物对他打下了深深的烙印,感情深厚,终生不能忘怀。自1956年开始,利用节假日,忙里偷闲赴鸡公山考察,采集植物标本,鉴别分类。病退后,常住鸡公山,每年都是“迎春花而上,踏冬雪而归”,专心研究鸡公山中草药。为此,他用微薄的积蓄在鸡公山北街买了旧房。年迈后,居山不便,又在鸡公山下买一间破屋,继续研究鸡公山植物。他的儿女们在武汉都有工作,家庭条件并不差。为了研究鸡公山,他在武汉仍居住在上世纪50年代建造的“筒子楼”里。他把精力和财力都用在研究鸡公山中草药上。为观察、研究草药的生长和药性,在住所附近栽培大量的本草活株,对草药的生长和药性进行增补,并纠正了前人所书的错误。   他在改教生物的同时,选定目标,决心写一部“鸡公山药植志”。为此,他将鸡公山景区划分20片,依时令分片考察,采集并制作标本,三十年如一日,终于完成了野外作业。1990年开始动笔撰文,昼夜兼程,2001年脱稿,前后历时45年。全书共有2667页,112万字。脱稿的当年9月11日向鸡公山管理区报喜。2003年9月6日把书稿复印件交管理区。2009年10月又将手稿交出。他说:“《鸡公山药植志》于2001年9月10日晚上10点10分誊写完毕。鸡公山的东西还给鸡公山”。并表示:“今后如果出版,本人分文不取,稿费全部捐献给鸡公山失学儿童。”   他在野外考察期间,顶烈日、冒严寒、受风吹、遭雨淋,吃着干粮、喝着泉水,踏遍了鸡公山27平方公里的沟沟坎坎。为搞清山中植物,有时身背锅,肩负采药工具,燃野火而炊,挖野菜而食,夏日露宿旷野而眠。他曾多次遭遇蛇虫豺狼,但都巧妙躲过,化险为夷。在某种意义讲,“草药就是他的生命”。他曾赋诗自喻为蜜蜂“飞遍芳溪飞遍山,不辞辛劳不辞艰。采得百花成蜜后,微躯纵死也心甘”。他以居山采药为乐。1984年写了一首深山恋,摘后阙如下:

“吾独恋深山,出没云海间。

昼聆珍禽唱,夜听松涛翻。

春荀耸高节,腊梅傲雪寒。

夏秋送凉快,空气真新鲜。

远却城嚣扰,避得世俗牵。

赶写药植志,聊以慰余年。”

1995年10月25日,《长江日报》以“三位普通人收藏引起轰动”为题进行报道,把傅诒谋列在第一位,文中称“八旬老翁傅诒谋,翻山越岭采集植物标本”。三十年来,他采集鸡公山植物标本700余种,2300余份,全是亲采亲制。他创造了一种独特的标本制作方法,可保色、保鲜,近百年。而传统方法只能保存18年。为此,中国植物学的权威杂志《植物》刊登了他的“植物标本制作方法”论文。   傅诒谋先生研究鸡公山中草药的事绩轰动了武汉。1995年11月6日《长江日报》又以“耄耋老人学习李时珍”为题,详细报道了他的事迹。由于他对鸡公山中草药作了深入细致的研究,从中获得真知,被称为“鸡公山草药王”。登门问药者不乏其人。1984年两名植物硕士到山上寻找一种叫“紫萁”的植物。傅老告他,在某山洼里有三株。每年夏季,大学生物系师生登门求教者、要求讲课者,络绎不绝。   傅诒谋是我的尊长。他立志高远,勤于业,专于心,善学习,肯钻研;为人耿直,风格高尚,热爱鸡公山,是品学兼优的长者。他日夜兼程,费尽半生精力,完成了《鸡公山药植志》,为鸡公山遗留下一份丰厚的物质和精神财富,是热爱鸡公山的标杆式人物,我们永远怀念他。

标签:鸡公山草药王 傅诒谋 鸡公山药植志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