魅力信阳之鸡公山景区蒸汽老式火车

时间:2017年01月01日 阅读:55 次

早就听说鸡公山风景管理区将原来废弃的9.4公里老京广铁路路基加以修缮,建设流动的平汉铁路博物馆,引进蒸汽式旅游老式火车,将山下的景点连成一片,打造新的旅游增长点。消息灵通的同事上周去提前体验了一把,回来后大呼过瘾,在办公室里眉飞色舞细细地描述了一番,引得满屋唏嘘惊叹、羡慕不已。 jgs

更吊人胃口的是,那位很有文艺范的九零后美女记者,还写了一篇经过深入挖掘历史人文、展现沿途优美风光的文章。再配上资深摄影大师的实景图片,经报社全媒体平台刊发推送后,竟然在山水小城信阳引起了不小的“骚动”。众多喜欢户外运动、经常猎奇探险的驴友们纷纷致电,欲了解更多详情,都想早日前往亲身体验。而此时俺也正被这文章弄得心痒难耐,一番心思早已被奔驰的火车带向风光无限的远方。 儿时的记忆,一直被电影《铁道游击队》中队长刘洪的神勇所占据。甚至为了看这部电影,连续四五个夜晚,翻山越岭、走村过沟地追着公社电影巡回放映队,到相邻几个大队部去,只为了一遍又一遍地看那铁道游击队员们飞身扒上火车的英勇神武。 长大后入伍到东北,才第一次在郑州火车站见到了真正的火车,并且小小的兴奋了一下。通体深绿的列车静静地停在站台上,透过一排整齐的窗户可以清楚地看到里面同样深绿色的坐椅,显然比《铁道游击队中》的火车漂亮多了。不过这漂亮的火车却不是为我们准备的。接兵干部把我们领进了停靠在离站台差不多有几公里外的一列通体黑色铁皮厢式货车前,那时的运兵车都是这种被老兵们称为“闷罐车”的大铁皮罐中,钻进去一坐就是二天两夜,从山清水秀的大别山深山小村来到遍地雪白的东北冷宫。开始还有些小小的兴奋,与同去的战友们小声地谈着感受,时间久了,就觉得与关在小黑屋里没什么两样,只有每节车厢靠近顶端的几个小窗户透出可怜的亮光和传来呼呼的风声,与车底“咣当咣当”的车轮声交织在一起,让人心烦,似乎随时提醒我们自己此刻正在飞驰的列车上,离家越来越远。 在东北和四川军营服役时,几乎每年都要长时间乘坐火车,但记忆中除了人多得走不动的车厢和站得两腿僵硬的痛感,就再记不得什么了。后来主动申请到了西藏边防,因为部队出行待遇的提高和生活条件的改善,也为了节约时间,就很少坐火车了,多是改乘飞机,自然就少了一些与火车有关的记忆。 青藏铁路修通后,号称高原旅游专列的开行,又让我这个跑遍了西藏边防的“老兵”确实向往了很久。但因为工作关系,火车通了一年多也没有如愿。后来有一次我正在老家休假,接到任务,让我赶到青海格尔木与到内地接运装备的战友会合,随队采访完毕,考虑到安全问题和另有其他任务的要求,部队领导让我不再随接装部队乘汽车进藏,我终得机会乘上了从格尔木到拉萨的旅游观光列车。 高原的风光自是不必说的,但坐在奔驰的火车上,看着窗外分外通透的蓝天,还有若即若离、像雾像雨又像风的朵朵白云,天路两旁威严耸立、一路跟随的座座雪山,从雪山顶上跌落下来的巨大冰川,还有那牛羊成群、碎花满地的大草原,草原上不时出现的红蓝黄绿白五色相间的尼龙帐篷和古朴大方的牦牛帐篷,骑着奔腾骏马穿着美丽藏袍,在天地间像风一样自由追逐的男男女女,以及散落在草原间、不时闪现蓝得耀眼的高原湖泊,挂在山口、险峰、房顶、灵塔上随风飞舞的风铃经幡,若不是车轮撞击铁轨的声音牵系,多少人早已灵魂出窍,随风而去! 高速飞驰的动车和高铁,带给现代社会的,不仅是生活节奏的加快,还有出行的方便快捷和三维空间的失距,多了归心似箭的期盼和快速抵达的向往,却让身在列车中的人们少了看风景的雅兴,错过了不少旅途中的风景。 phtl 鸡公山风景管理区适时让老火车回归,不仅让历史得以留存,利用老平汉铁路的路基和新购置的仿古蒸汽式旅游老式火车,建起了集文物保护、休闲观光、旅游度假等多功能于一身的移动式平汉铁路博物馆,还将鸡公山下多个景点有机联系起来,免除了游客为了纵情山水而在各个景点间单调枯燥的往返奔波,更勾起了人们紧张工作生活之余乘车观景的兴致,找回了往日旅途中的惊喜和欢乐。 乘上老火车,依着小茶几,坐在老式木板坐椅上,静静地看窗外,景致在慢慢流淌,村庄、菜畦、竹林,大片的太阳花,一切美丽的风景,贪恋的目光想拽都拽不住;心灵在悄悄放飞,倚门而立的老人、孩子,看着奇怪的庞然大物缓缓开来再缓缓开去,还有那追着小火车狂奔猛叫的小花狗,早把你的心儿拉下车去,在鸡公山下秀美的小镇上空轻轻游弋,身处闹市的喧嚣和浮躁,不知什么时候已被老火车带起的微风轻轻吹散……

标签:蒸汽火车
相关文章